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 互動交流 > 新聞發布會
2018年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資金再新增130億元,著力支持5件事!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5月2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繼續加大對困難地區、薄弱環節的教育投入和政策傾斜。5月25日,教育部部長助理鄭富芝在國新辦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介紹相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提問。鄭富芝表示,今年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資金再新增加130億元,將更多向困難地區和薄弱環節傾斜。




發布會上,鄭富芝部長助理說了啥?


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資金

再新增130億元



5月2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要加大對困難地區和薄弱環節教育的投入力度,并且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下面簡要向大家介紹兩個方面的情況。


■ 第一,近年來主要做法和成效。


根據中央的部署,教育部會同財政部和國家發改委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重點是實現了“四個傾斜”。


一是專項傾斜。面向困難地區和薄弱環節,實施了多個重大教育專項,比如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學校薄改計劃。在這些計劃當中,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支付,80%以上用于中西部地區。


二是分擔傾斜。城鄉義務教育、學生資助等需要的資金,中央與中西部地區在分擔的時候,中央財政都拿大頭,比例是對西部8:2,中央拿8,西部拿2,對中部是6:4。


三是因素傾斜。將貧困人口數、貧困發生率這項指標作為中央對地方教育專項轉移支付的重要因素。


四是資助傾斜。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資助資金80%左右用于中西部地區。


通過這些“傾斜”政策,使得中西部和農村地區的教育明顯加強。從2012年到2017年,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的使用呈現了“兩快一加強”。從區域上看,西部地區增長最快,增長50%,特別是“三區三州”增長得更快,增長82%,遠遠高于全國平均增幅。從教育階段看,學前教育增長最快,五年翻了一番。從困難群體上看,學生資助的力度持續加強。2017年全國資助困難學生的經費已經達到1400多億,五年增長了62%。


■ 第二,下一步將采取的具體措施。


針對目前仍然存在的一些薄弱狀況,比如說困難地區教育基礎薄弱、一些教育環節薄弱、還有鄉村教師隊伍建設薄弱的實際狀況,下一步總體考慮是,首先要用好現有政策,然后調整完善相關政策,著力解決發展當中的突出問題。今年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資金再新增加130億元,這些經費將更多地向困難地區和薄弱環節傾斜。主要有“五個著力”:


一是著力支持教育脫貧攻堅。2018年到2020年,計劃增加中央對地方教育轉移支付資金70億元,專項用于“三區三州”的教育發展。


二是著力提升職業教育質量。在現代職業教育質量提升計劃中,再新增10億元,重點支持產教融合、校企合作。


三是著力增強地方高校綜合能力。中央再增加27億元資金支持地方高校“雙一流”建設和“一省一校”建設,這些資金更多向中西部地方高校傾斜。


四是著力充實鄉村教師隊伍的力量。今年再新增1萬名特崗計劃的教師名額,重點向深度貧困地區傾斜。同時還要進一步推動落實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促進優秀教師向鄉村流動。


五是著力推動落實教師工資待遇。當前要貫徹落實中央剛剛印發的《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逐步全面實現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



記者關心的問題,鄭富芝部長助理如何回答的?


薄改計劃資金達360億

優先解決超大班額問題


央視記者:在義務教育階段,“城市擠、農村弱”是普遍存在的一個主要問題,這方面有哪些舉措和方案?

教育部部長助理鄭富芝


在整個義務教育發展過程當中,“城市擠”是一個新的問題,是伴隨著城鎮化進程推進產生的一個新的問題。“農村弱”是個老的問題,多少年來,由于城鄉二元結構的差距,農村教育和城市相比,總體上是比較弱的。這兩個問題是制約當前整個義務教育發展的瓶頸,也是發展不平衡在教育當中的一個突出表現。因此,下一步必須要下很大的力氣來解決這個問題。


“城市擠”,現在突出表現在大班額。大班額的比例非常高、量比較大。根據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56人以上的大班額有36.8萬個。從比例上看是10%,不是特別的高,但是絕對數很大,有36.8萬個。66人以上的超大班額有8.6萬個。超大班額和大班額的問題,嚴重影響教育教學質量,一個班人太多,很難做到因材施教。因此,中央對這件事非常重視,李克強總理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當中指出,要抓緊消除城鎮“大班額”問題。教育部也明確做了規劃,今年年底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額,2020年要基本消除大班額。


主要的措施就是要研究和調整已有計劃資金的使用方向,繼續加大資金投入力度。2018年,薄改計劃資金又新增5個億,這個項目現在已達360億,這360億要優先解決超大班額的問題。


關于“農村弱”的問題,剛才講到,農村教育整體上比較薄弱。在這當中最薄弱的是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鄉村小規模學校,即平時講的教學點,另一個是鄉鎮寄宿制學校,就是學生可以寄宿的學校。鄉村小規模學校弱在哪個地方呢?主要是運行的問題。因為這樣的學校規模很小,有的就幾十個人、十幾個人,按照生均經費撥款,經費總量上不去,因此維持日常運轉就很有困難。寄宿制學校的問題主要是辦學條件不足,還有非常重要的問題是學生的床位不夠,在一些地方還有兩個床睡三個孩子的現象。從全國面上來看,是基本解決了,但是還有部分邊遠貧困地區這個問題仍然存在,還沒有完全解決。這就是農村弱,整體上弱,但是更弱的是這兩個方面。


下一步,關鍵是要落實已有的公用經費補助政策,重點是落實好兩項政策:


一是要督促各地對鄉村不足一百人的小規模學校,要按照一百人撥付公用經費,八十人也要按一百人來撥付。


二是督促落實寄宿生年生均200元/人的標準增加公用經費的補助政策。寄宿制學校生均經費再提高兩百塊錢,按照這樣的補助政策,加快去落實。


實際上這樣的政策已經有了,但是還沒有完全落實到位。我們定了一個目標,2018年全部到位。除了落實這兩項政策之外,同時要鼓勵各地要結合實際進一步提高兩類學校生均公用經費的水平,確保學校更好更正常地運轉。


采取超常規措施

專門聚焦“三區三州”教育發展


中國日報社記者:中央已經明確了打好三大攻堅戰是未來三年工作的重要目標,“脫貧攻堅、精準扶貧”是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請問在教育扶貧方面,對做好“三區三州”教育扶貧有哪些具體打算?

教育部部長助理鄭富芝


脫貧攻堅是我們國家當前一項重大的戰略任務,“三區三州”是整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也是重點和難點。從教育角度看,“三區三州”教育脫貧問題也是重點,任務還是非常艱巨。因此,教育部去年專門做了一個規劃,做了一個具體的實施方案。從教育投入的角度來講,我們主要是要做好這么幾件事。


第一,現有政策要抓落地。目前正在實施的項目很多,有十多個重大教育項目。現在的關鍵是如何把這些項目實施好,能夠用在“三區三州”。下一步重點抓好兩個方面:一是專項傾斜力度。這些項目更多向“三區三州”傾斜,繼續加大傾斜力度。這些項目的資金要去做“雪中送炭”的事,不去做“錦上添花”的事,把這些錢用在最困難、最薄弱的地區和環節。二是加大執行力度。指導相關省區,圍繞國家脫貧目標,聚焦脫貧重點任務,把現有的政策用好,要落地見效。


第二,新增項目攻難點。當前“三區三州”教育資源仍然比較短缺,剛才講到,有些地方大班額現象非常突出,辦學條件也不足。我們做過調研,僅靠現有的項目還遠遠不夠,因此必須采取超常規的措施,新設一些專項,專門聚焦到“三區三州”,攻克“三區三州”教育發展當中的難點和重點。因此,中央財政已經決定,2018年到2020年,中央財政新增加70億元,今年先拿30億,專門支持“三區三州”教育脫貧攻堅。這些錢重點是補短板、強弱項。從使用范圍上講,首先保義務教育,這是脫貧攻堅的目標。在此基礎上,還要加快普及學前教育、高中階段教育,提高這兩類教育的普及水平,比如要解決入園難入園貴的問題。從項目資金使用內容上,主要解決校舍設施設備、圖書、教師培訓,特別是因為“三區三州”絕大部分是少數民族地區,還要推廣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總的原則是這些資金在“三區三州”的使用,缺什么就去補什么。


第三,強化管理要重績效。重點要抓好兩方面的事:一是抓規劃編制。要指導相關省區,全面摸清底數,統籌財力,把規劃要編制得非常科學、非常合理。二是抓績效考核。要建立從中央到省、州、縣一個系列的工作推進體制,加強績效考核,把有限的資金能夠花在刀刃上,爭取如期實現教育脫貧攻堅的目標。


提升教師待遇

提高鄉村教師職業吸引力


中新社記者:農村貧困地區的師資一直是師資隊伍的薄弱環節,要解決農村師資隊伍“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的問題,有沒有具體的舉措,讓這個問題更好地得以解決?

教育部部長助理鄭富芝


關于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的問題,這是整個教育發展當中短板當中的最短板,即鄉村教師薄弱的問題。剛才也講到了,突出的表現是,下不去,下去之后也留不住。造成這樣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些地區老師的待遇比較低。中央和國務院對鄉村教師隊伍建設非常關心,高度重視。下一步關鍵是要怎么去提升教師的待遇,提高鄉村教師職業的吸引力。


下一步需要綜合治理,當前重點要抓好三件事。


第一,依法保障工資。依據《義務教育法》,根據中央有關規定,要保障教師工資的收入水平,要逐步實現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這個提了多少年了,現在關鍵是要逐步實現,要落實到教師身上。這里有個口徑問題,我們這里的工資收入不是僅僅指基本工資,因為基本工資占整個工資總收入的一部分,不是全部,還包括津補貼、績效工資。將來我們談教師的工資收入水平,應該是全口徑的工資收入水平,不只是基本工資,這一點必須要說清楚。再有,在發放的時候要做到“兩同”,第一同,和公務員工資收入做到同口徑發放,公務員工資是什么口徑,義務教育教師工資的口徑是一樣的。第二同,同步發放,公務員什么時候發,義務教育教師的工資也什么時候發。


第二,激勵促進流動。從2013年開始,國家實施了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教育界的媒體朋友們都很熟悉,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規定,凡是到鄉村任教的老師,都給予一定的生活補助,提高吸引力。但是這一政策各地落實得不是很平衡,有的地方落實得比較好,吸引力很強,有大批的城市教師或者新招來的教師到鄉村任教。但是也有的地方落實得不是特別好,還沒有完全落實到位。因此下一步的關鍵就是一定要把這項非常好的政策落地。這是我們下一步落實這項激勵政策、促進流動方面要下大力氣解決的一件事。同時我們也鼓勵有條件的地方,還可以進一步提高補助標準,特別是要依據學校艱苦邊遠的程度,實行差別化的補助,越到艱苦的地方,越到困難的地方,補助的標準、補助的水平越要高一點,這樣才能促進優秀教師向鄉村流動。


第三,特崗充實力量。從2006年開始,國家開始實施特崗計劃(教師特殊崗位計劃),全省統一招聘教師,送到農村去任教,國家給予工資的補助。2017年,新招聘的特崗教師現在已經分布在全國22個省,將近1000個縣,有3萬所農村的學校都有特崗教師,切實解決了許多問題,解決了結構性的短缺問題,包括教師素質問題,發揮了很大的作用。2018年,我們想再增加特崗計劃1萬名,這1萬名將重點向“三區三州”這些深度貧困地區傾斜,目的是促進解決困難地區學校師資短缺以及結構不合理的問題。


上一篇:
下一篇:
RB88 电竞竞猜| 热博体育| 热博rb88| 热博体育在线|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体育官网| BTI体育| 热博rb88| rb88| 热博rb88| 热博随行版| 热博随行版| 热博sbt体育|